2019-05-13 10:02

三人五环:奥运谐星一锅端

主持人王冠、北京电视台当家花旦春妮和财经评论人吴伯凡一起畅聊奥运(央广记者安健 摄)

  一个运动员被封为谐星,这种个性化的标签似乎是一个跟运动成绩不沾边的符号。

  春妮:我觉得这说明大家的心态更放松了,无论是观者还是比赛者。以前可能在前几届奥运会的时候,大家还会觉得奥运会是我们展示国家形象的一个窗口,大家可能还会特别在乎比赛的成绩。现在我觉得大家还是凭着一颗非常平等的心态,就像这一次里约奥运会,第一天预计的三块金牌一块都没有得到,我觉得大家的反应是自然的,都非常正常,说明大家的心态都成熟了,现在大家都是以一种放松的心态来看奥运,所以就有了这种喜感的出现。

  为什么现在我们对于运动员的这种审美体系开始往这边偏了呢?

  央广网北京8月16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《天下财经》报道,这届奥运会,为何谐星频出?有幽默感的运动员为何更受欢迎?经济之声里约奥运会特别节目《三人五环》,主持人王冠、北京电视台当家花旦春妮和财经评论人吴伯凡一起畅聊奥运。

  对于正在进行的里约奥运,我们期待奥运健儿摘金夺银。而他们这种个性化的幽默感的表达瞬间,也得到了很有效的普及性的传播。

  吴伯凡:彪悍的人生无需解释。过去说“扬我国威”,那是咬紧牙关来扬我的国威。当然国威是要扬的,现在是轻轻松松当中把国威给扬了。

  我们东北亚的整个文化板块都是一种很严谨的、比较严肃的文明定位和文化价值取向,但这几年好像越来越流行“谐星”的路子了,这是为什么?

  TOP2,跳高不如跳舞的张国伟,就是那位“白鹤展翅”的跳高运动员。张国伟是一位山东小伙子,不仅拥有冲击奖牌的实力,而且他有一个习惯,就是在比赛成功之后跳一段舞。他很会烘托现场的气氛,调动和观众的互动。而且他是“证件毁坏者”,因为他总能在各种正式场合把证件照照的匪夷所思。不过,他也因此成功的在一众大气的证件照中吸引了网友的注意,所以说他是极具网红气质的一位谐星,而且他自己也承认自己是谐星。

三人五环:奥运谐星一锅端

  吴伯凡:当然了,现在是一个“牛二”的时代。什么叫“牛二”的时代?不“二”不牛,你总要有那么一点“二”。“二”在一般人的理解当中,就是不太正经,就是不太按常理出牌,而且这种不按常理出牌,他不是说有意的,他就是本来如此。你颜值不高你就不能牛,但是又一个分支就是要“二”一点。

  春妮:我觉得幽默感不仅仅是在工作当中,它也在生活当中。我自己理解的幽默感是什么呢?是它化解尴尬的能力。生活当中、工作当中会有很多的尴尬出现,那这个人能不能把它化解,化解尴尬的能力就是一种幽默感。这也在我工作当中曾经给我很深刻的教训。2005年的时候我曾经做了北京电视台的第一档脱口秀节目叫《星夜故事秀》,最开始是让主持人和相声演员来搭档,在最开始搭档的这三个月之内,我特别特别的崩溃。因为他们(相声演员)的语言逻辑和主持人是不一样的,我们以前都很正经,还都是承前启后的,而相声演员抖包袱,他必须旁边有一个人,他得拿你“砸挂”才行,他这包袱才抖得出来。所以最开始的时候我净挨“砸”了,要不然他没有办法抖这个包袱,为了节目的效果。后来练着练着你就觉得也挺有意思的,说话的这种能力其实是可以培养的。慢慢慢慢,他们觉得你可以反击了,最后就能主动出击了。

  在一位以色列新锐历史学家的作品《人类简史》中,就谈到了为什么我们需要幽默感。因为人类或者灵长类动物全都是社交动物。那么这种“犯二”的行为,其实在社交过程中释放善意。再比如,古希腊的国王、领主们在进行谈判的时候,都会请小丑来表演,就是为了显示双方要建立友好的关系。

  一个强大的国家、强大的民族,首先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放松,开得起玩笑。当你不再总是咬着牙想去各个领域证明自己的时候,你就真的证明了自己。包括前面盘点到的奥运军团方方面面,像刘国梁也曾经是奥运冠军,也是在那种传统的体系中培养出来,到现在也表现的更有娱乐精神。其实我们能走到今天这一步,经历了挺漫长的一个阶段。

  我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功勋级的前辈方明老师曾经讲过,他80年代初作为我们最棒的汉语播音员到日本京都大学去交流,走之前单位出钱做了三身西服。当时我们在和日本交流的时候,外交无小事,不能让日方看不起我们,我们要打扮的非常的神气。现在我们再去东京,可能穿一条有补丁的牛仔裤也没所谓。东京的大街上都用汉语写着“欢迎使用银联卡”,大家不用再去证明“我是中国人”,“你不用看不起我”等等。曾经的包袱,已经被完全卸下了。

  吴伯凡:颜值是生产力,好玩也是生产力。看一场比赛,我们过去只是看得金不得金,现在是看好玩不好玩。对于人也是这样,这个人如果是那种“装端拿”,我就不喜欢你。就像现在90后说的,你若端着,我就无感。互联网的传播导致信息的供需双方更加平等了,舞台和下面之间的边界在消失。媒体也是如此,过去,我们是媒体,你们是观众,划分的很清楚。现在观众也是媒体内容的一部分,你也要加入到观众的行列里头,大家打成一片那才是热闹。

  TOP1,“洪荒之力”女神傅园慧了。傅园慧不同于以往运动员的严肃范,颠覆了大家的想象,放飞自我,真的算是谐星当中的战斗机。她在里约奥运会获得女子100米铜牌,我相信大家都看过了她的采访视频,一定被她的回答惊着了。“我已经使出了洪荒之力了。”“魔鬼训练生不如死,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。”“虽然没有拿得银牌,可能是因为我手短。”这一系列神回复和鬼马表情,也让我们认识了傅园慧这位行走的“表情包”。

  今天的主题叫《奥运谐星一锅端》,我们要说一说在奥运赛场上,包括在整个体坛那些特别有幽默感的明星。首先,得说一说什么是幽默感。

  吴伯凡:幽默的本质就是不太认真的看待自己,不太把自己当回事,这是幽默的前提。你只要把自己很当回事,你就肯定没有幽默感。多多少少有一点点自黑,多多少少有一点不太正经。

  春妮:姚明,大家都知道,他是一个反应特别快的人,他的那种反应就好像是他出手篮球的速度一样。他有很多的金句出现,我记得有一次,当时他在休斯顿火箭队的时候,他的英文越来越好,有很多记者来采访他,就有一个记者就跟他开玩笑说,我觉得现在你的英文比中文还要好了。你知道姚明怎么回答吗?姚明就说,那现在这个问题我只能用中文回答你了。他跟旁边的翻译说,你帮我跟他翻译一下。这些(幽默)是个人魅力的一部分,你知道幽默感在全世界基本上都是通用的。评价一个人,说这个人有没有趣,“有趣”这两个字是最高评价,“好无趣”我觉得是一个最低评价。而且有趣是具备传播力的,现在是一个传播时代,什么东西传播的快就具备价值。

嘉宾畅聊奥运赛场上的谐星趣闻(央广记者安健 摄)

  吴伯凡:有本书叫《一切产业都是娱乐业》,说的可能有点绝对,但是体育产业现在越来越朝娱乐业发展。一本正经的比赛大家看了有点闷。我们那个年代,对于失去一块该到手而没到手的金牌,我们都跟着哭。电视上运动员在哭,我们在下面哭。但是现在的年轻人真的不在乎,他在乎的是你好玩不好玩。

  盘点:中国奥运军团的谐星方阵

三人五环:奥运谐星一锅端